晋国

晋国简介

晋国地图

晋国地图

晋国,是周代的姬姓诸侯国,原名唐,领地在今山西省,始封君为周武王之子、周成王同母弟——唐叔虞。晋是重要的封国,是春秋五霸之一,也是称霸时间最长的一个。晋国国都最初为唐(今山西翼城西,一说太原西南),晋献公迁都绛(今翼城东南),别都为曲沃(今山西闻喜)。晋景公时迁都新田,称之为新绛,遗址在今山西省侯市。

因为春秋初年晋国发生过小宗曲沃篡夺大宗的曲沃克晋,以及晋献公时的骊姬之乱两件宗室内斗事件,为避免历史重演,晋文公开始除太子以外,国君其他儿子及兄弟皆要迁离晋国,《左传》称“晋无公族”,有别于其他国家。晋灵公时,晋的卿大夫势力开始壮大,成公即位后,封异姓卿大夫为公族大夫,令卿族逐渐成为晋国政权的主导力量。晋平公以后,六卿的实力凌驾于国君之上,形成了六卿执政。晋定公时,六卿中的范氏和中行氏被灭,卿族的平衡被打破。到晋出公时,魏氏、韩氏反戈一击联合赵氏灭掉最强大的知氏,晋国名存实亡。终于到前403年,周威烈王正式承认晋国大夫韩虔、赵籍、魏斯为韩侯、赵侯、魏侯,从晋国中分裂出韩、赵、魏三个诸侯国,而晋国仅剩两城,苟延残喘80年后被韩、赵完全瓜分。三家分晋被视为战国时期的开始,宋司马光编纂的《资治通鉴》将此事作为开篇。

晋国名称和地理位置

晋原本叫做唐,是夏朝的故地,称之为夏虚。古唐国在周朝建立前就已存在,属于后裔。周成王时,将弟弟唐叔虞封于此,当时仍称唐,其子晋侯燮即位后改名改为晋。晋最初只限于今山西南部的汾水流域一带。进入春秋后,于献公时迁都绛,并开始其扩张进程。最终形成了地跨今天的山西、河北大部,向西发展到黄河西岸,据崤山,西北最远达到汝水之滨,南方则发展到今河南北部的广大疆域。

位于山西太原的晋祠,又称唐叔虞祠,是后人奉祀他的地方

位于山西太原的晋祠,又称唐叔虞祠,是后人奉祀他的地方

国都

晋的国都见诸于史的先后有唐、翼、绛、新绛等名字。唐叔虞受封时的都城在唐。春秋史籍《左传》最早记载的晋都是翼。翼、绛之间的关系存在一定争议,根据考古报告,唐和翼可能是一座城市,但翼、绛也可能只是一个城市的不同名称。《晋国史纲要》考证翼、绛是指同一个地方,最初由穆侯从唐迁都于绛,献公在位期间则对绛进行了扩建。《西周封考国疑》则认为国都自唐叔虞始封到晋侯缗时一直在翼,晋献公时才迁都绛。晋景公十五年(前585年),景公迁都于绛山之北汾河、浍河会合处的新田,称之为新绛,这也是晋国最后的都城。1954年,在侯马市发现的侯马晋国遗址被认为是新绛。不过历代史书记载中,也有唐城在今太原市西南郊晋阳古城遗址之北的记载,但是目前缺乏充足的文物证据和史料证据,不被当代大多数所学者所认可。

曲沃也是晋国重要的城市,在晋国分裂时期是曲沃侯的都城,曲沃代晋后,武公在当地建造宗庙,做为祭祀历任国君的地方。

晋国历史

唐叔虞受封与早期历史

晋国的始祖君唐叔虞是周武王之子、成王同母弟。早在其母邑姜怀孕之时,曾在梦中看到天帝对她说:“我命你的儿子叫做虞,今后会将唐交给他,他的子孙将会繁盛。”邑姜后来果真生下一子,手中有个“虞”字,因此便取名为虞。武王在克商的第二年就去世了,由其子,也就是唐叔的哥哥成王即位。不久,唐国作乱,被成王所灭,随即封叔虞于唐(今山西翼城西),并赐“怀姓九宗、职官五正”,为当时重要封国之一。

唐叔虞之子晋侯燮(又称燮父)时,改国名为晋。燮父与齐丁公、卫康伯、鲁公伯禽和楚子绎同事周康王,为周室重臣。

自西周初唐叔受封,经过晋侯燮、武侯、成侯、厉侯和靖侯五世,这段历史并没有完全正确的纪年。靖侯之后,再历厘侯和献侯二世到穆侯,从唐迁都于绛。

两周之交与曲沃代晋

穆侯之时,正值周宣王在位,北方的戎狄开始做乱,穆侯协助王室平乱。在条之役时,夫人姜氏生下长子,取名为“仇”;之后又在千亩之战时生一子,则命名为“成师”。此事受到大夫师服的质疑,并料言晋国会因此出现内乱。

穆侯去世后,其弟殇叔争位,太子仇流亡出外。一年后,太子仇率众逐走殇叔,自立为文侯。此时已为周幽王在位,幽王宠爱褒姒,并废申后,立她为后,再改以其子伯服为太子。申后的父亲申侯为此纠合犬戎攻打王室,幽王被杀于骊山之下。之后,废太子宜臼,也就是后来的周平王和携王争位。文侯支持平王,协助他东迁于洛邑。并杀死携王,为东周的缔造立下大功,受到平王奖赏。

周平王二十五年(前746年),文侯卒,其子伯继位,是为昭侯。昭侯将叔叔成师封于曲沃(今山西闻喜),曲沃是座大城,其规模甚至要超过国都翼(绛)。成师在曲沃当地颇有民望。周平王三十二年(前739年),晋大夫潘父弑杀昭侯,并企图迎桓叔成师为君。但国人不服,赶跑桓叔,共迎昭侯之子平为孝侯。过后不久,桓叔去世,其子鲜继为曲沃庄伯。

晋孝侯十五年(前725年),曲沃庄伯攻入翼城,弑孝侯。晋人不满,仍立孝侯之子郄为君,即鄂侯。鄂侯在位六年而卒,曲沃庄伯又兴兵伐翼。此事甚至惊动了王室,周平王命虢公率兵攻打庄伯,庄伯退回曲沃。晋人再立鄂侯之子光为哀侯。

曲沃庄伯在哀侯即位的第二年去世,其子曲沃武公立,武公继续和晋公室争位,先俘虏哀侯,并杀其子小子侯。周桓王再命虢攻打曲沃武公,武公又退回老巢。晋人则立哀侯之弟缗,称晋侯缗。

晋侯缗二十八年(前679年),曲沃武公最终灭晋,完全兼并其领地。他以灭晋时所取得的宝器向周天子行贿,令王室列他为诸侯,承认为晋国正式国君。从曲沃桓叔封于曲沃历经庄伯、武公三代,晋国的分裂局面长达六十七年。晋武公以旁枝取代大宗,重新建国,新建的晋国充满活力。

献公时期与骊姬之乱

武公之时,齐桓公已经称霸。武公去世后,其子献公即位。曲沃一系本是旁枝取代大宗,献公上台之后,为免重蹈覆辙,便尽逐桓庄之族,即桓叔和庄伯的其他子孙及后代。

当时,对晋国威胁最大的是周边的诸戎狄部落。在西周、春秋之交,北狄的势力就已延伸至今陕西北部和山西河北之北,他们严重威胁着王室和周边齐、鲁、卫等国的安危。骊戎也是犬戎的一支,原居于今陕西临潼骊山脚下。平王东迁后,逐渐向着东方扩张,将势力伸延到晋的西境。晋献公十一年(前666年),献公在与骊戎的战争中获胜,并俘获了骊姬。骊姬深受献公的宠爱,并决心废除原来的太子申生,改立骊姬所生的奚齐。于是令太子申生驻守曲沃,攻打山东之戎;又派另两个儿子重耳与夷吾分别驻守蒲城(今河北永清)和屈(今山西吉县)。此举一方面是为清除对骊姬之子的威胁,另一方面也是让他们防御戎狄的攻势。

晋国没有参加齐桓公发起的“尊王攘夷”活动,而是独自灭掉了同处汾水流域的耿(今山西河津)、霍(今山西霍州)与魏(山西芮城),并将耿和魏分别封给大夫赵夙和毕万。晋献公十九年(前658年)和献公二十二年(前655年),献公又令荀息借道虞国灭掉了虢国。随后,虞也被灭。虞虢之地的西方是戎狄活动的地方,晋灭这两国也是与抵抗戎族有关。一系列的军事行动,令晋国领土大为扩张,疆域包含整个汾水领水流域,并将势力范围延伸到黄河以南。对内方面,献公又吸取历史教训,对同姓宗室公族采取杀戮和放逐的策略,导致从此晋国政治无公族势力的独特局面,以至于日后出现异姓卿大夫专政的局面。

献公二十一年(前656年),骊姬为使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便诬告太子申生,申生被迫逃往新城,并最终自缢。骊姬又向献公谮言重耳和夷吾两公子,重耳被迫跑到母家狄人之地避难,夷吾则逃往梁(今陕西韩城)。

献公二十六年(前651年),献公病重,将奚齐托付予大夫荀息后不久便去世。献公去世后不久就引起了政变,大夫里克属意重耳为君,并纠集三公子(太子申生、重耳、夷吾)之党在献公新丧之期发难,迫荀息迎重耳,荀息不从,里克便杀奚齐,荀息再立骊姬之妹所生的卓子,仍为里克所杀,荀息也自杀身亡。晋国顿时处于国家无主的混乱状态中。

惠公、怀公父子

晋国发生内乱后,身在梁国的公子夷吾向秦国救援,并许诺成事后将河西、河南、河东之地八城划予秦。秦穆公也有意向东发展,便同意了请求,他联合王室和齐国送夷吾回国即位,是为晋惠公。惠公一回国就杀迎立有功的里克,又拒绝兑现早已答应的割地约定。不久,晋国内发生饥荒,惠公向秦国求助,秦国便给晋国粮食,命之曰‘泛舟之役’。几年后,秦国也发生饥荒,向晋国救援,晋国不予理睬。秦穆公遂兴兵伐晋,双方在韩原(今山西河津、万泉之间)交战,晋军大败,惠公本人也被俘。秦穆公夫人穆姬是晋献公的女儿,惠公的姐姐,听说此事后,带着儿女以死要挟秦穆公放惠公回国。周天子获悉后,以晋是宗室同姓国的缘故,也派人求情。晋大夫阴饴甥会秦穆公于王城,要求释放惠公。形势之下,秦穆公只得同意。惠公归国后,将河西地划给秦,又将太子圉送到秦国做人质。秦穆公将女儿怀嬴嫁给他,并归还了晋国所献之地。

晋惠公被俘虏后,国势一时有所衰弱。狄人借机入侵,夺狐厨和受铎两地,又渡汾水,直取昆都。惠公十三年(前638年),在秦国做人质的太子圉逃回晋国。不久,惠公便去世,由太子圉继位,是为怀公。怀公忌惮公子重耳,下令跟随他的大臣和亲属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可赦免其罪状。当时,重耳的外公狐突人在国内,两个儿子狐毛和狐偃都追随重耳在秦国。怀公强迫他召回两子,狐突不从,结果被杀。怀公的作法令人不满,大夫卜偃从此称病不出。

怀公曾想带怀嬴一同回国,她言辞以绝,表示自己只是从秦穆公之命来服待他的人,若一同返回便是违君命了。重耳在狄国一住就是十二年,并且还娶妻,生下两个儿子。之后,重耳离开狄。先后经过了齐、卫、曹、宋、郑、楚,最终到达秦国。在流亡各国期间,同姓国对他都不太礼貌,反而受到异姓国的款待。在秦期间,秦穆公将五个女子(包含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其中就包括怀公的妻子怀嬴。怀嬴怒斥重耳,重耳则自囚谢罪。前636年,秦穆公送重耳回国争位,秦晋两国大夫于郇地结盟,重耳顺利掌握了军队。随后直入曲沃,自立为君,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晋文公。怀公逃往高梁后,被文公派人所杀。文公即位之后,惠公的旧臣郤芮和吕甥担心受到报复,遂先下手为强,放火烧宫殿以期至文公于死地,却不想为内臣所告发。文公便暗地与秦穆公与会王城,吕甥焚烧晋国宫殿的行为并没有伤害到他,吕甥又继续追至黄河边,终为穆公所诱杀。文公则在平息内乱后正式迎夫人文嬴回国,秦穆公以卫士三千相送。文公得政后,原来追随他的介之推退隐山林,文公几次找寻无果后,仍留给他绵上之田。

文公之霸及其霸业的延续

晋文公是名有作为的君主。他的下属狐偃、先轸、贾佗和赵衰等人在他流亡期间就已追随他。文公之前的君主少有关心华夏诸侯的会盟与战争的,而自文公即位开始,兴起的晋国俨然成为齐桓公霸业的继承者了。

文公的霸业,以两件大事为主。先是“勤王”。文公即位的第二年,即前635年。时值周襄王在位,王室发生了王子带之乱。他带人进入王城,襄王则被迫出走。当时,秦穆公驻扎于河上,送逃难至郑的襄王回国。狐偃谏文公说:“求诸侯,莫如勤王。诸侯信之,且大义也。”文公便辞退秦军,自率军至阳樊,又令右军围温,左军送襄王返回。襄王返王城后,杀王子带。随后,文公朝见襄王,受到了隆重的接待。文公向襄王请求之后能以天子之礼而葬,襄王不许,因为这是王制,周德虽衰,却仍没有人可以代周行天子之礼的。襄王赐阳樊、温、原、欑茅四地,以报勤王之功。晋国因此扩展了在黄河以北的南阳领土。阳樊和原的臣民都是王亲之后,不愿屈从,结果被整体迁往他处。

另一件则是发生于文公四年(前633年)的城濮之战。当年,宋受楚国的入侵,便向晋求救。其时,文公即位不久,而楚的实力很强,犹豫中的文公在大臣们的建议之下决意救宋。晋军于城濮(今山东鄄城西南)打败楚军,楚军主帅子玉自杀。从此依附于楚的许多诸侯向晋国靠拢。第二年,文公和诸侯会盟于河阳,并被拥为霸主,当时连天子周襄王也前来会盟。文公的霸业较为重视对人民的教养,以提高公室的威信,并加强国人的战斗力。相比齐桓公的霸业,文公的霸业在他去世后的晋国仍延续著。以后象秦、齐这样的大国都无法与之对抗。能长期和晋较量的只有楚,但双方互有胜负,形成两强更迭把持中原霸权的局面。

文公九年(前628年),晋文公去世,太子欢即位,即襄公。秦穆公想乘晋国新丧之机发兵偷袭郑国,被郑人弦高所识破。在秦军回师的路上,晋国邀其于殽一战,秦军大败,其主将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都被俘虏,随后又被放回。四年后,秦穆公又令三人攻晋以报殽之役之战,却也无功而返。从此,秦往西方发展。

晋国兴起后,北狄为避其锋芒便越过太行山,向东方发展,并不断的骚乱齐、鲁、宋、卫等国。在襄公继位之时,狄已经分裂为赤狄和白狄,其中白狄被襄公打败,并俘虏其首领。

襄公七年(前621年),晋襄公卒,太子夷皋尚幼,晋人想立年长的君主。赵盾迎襄公身在秦国的弟弟公子雍。贾季则迎在陈国的公子乐。赵盾利用权力废除贾季的官职。太子的母亲穆嬴不满,抱着幼小的夷皋日夜在日常上号哭,又带孩子亲自去赵盾家中进行争辩。于是赵盾与诸大夫改迎太子夷皋为灵公。从此,赵盾独揽权力,这也是晋卿专权的开始。

赵氏弑灵公与霸业中衰

灵公后即位后,因年龄幼小,使得大夫开始掌权,并内斗不止。掌权的赵盾与齐、宋、卫、陈、郑、许、曹等国在扈结盟,开晋大夫主盟之先河。

灵公二年(前619年),秦国乘晋中衰而接连出兵占武城(今陕西西华东北)、北征(今陕西澄城)。在取羁马(今山西永济南)之时,晋以赵盾帅中军与秦军相持于河曲(山西永济南)。这次战争中,晋军本占优势,但赵盾坚守不出,使得原已连夜逃走的秦军最终取胜,由此可见赵氏掌权后晋国的衰败。

灵公幼年即位,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得越发顽劣起来。灵公十四年(前607年),赵盾弑灵公,迎襄公异母弟公子黑臀为成公。早先在骊姬之乱时,曾立誓不许群公子居于国内,使得晋国长期以来无公族。成公得位之后,以六卿的嫡子组成为异姓公族,任他们做公族大夫。异姓公族的出现,标志着卿族势力愈发强大,公室则日益衰败,最终形成日后的“六卿专政”与“三家分晋”的远因。

成公时期的世卿势大,其中尤以赵氏为最,国君本人也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赵氏首领赵盾的异母弟赵括为公族大族,赵盾之儿赵朔娶成公之女庄姬,并掌握公行。成公八年(前601年),赵盾死后,上军将郤缺升任为中军将,即执政正卿。他为将赵朔塞进六卿行列的,竟以下军佐胥克有蛊疾为借,用赵朔取而代之。一年后,成公卒于伐陈的途中,其子獳即位,为晋景公。

迁都新绛与下宫之难

晋景公时期,晋国内部因赵氏弑君专政的行为出现了君臣不睦,人人自危的境况。在景公即位的第三年,晋楚发生邲之战。当时的三军六名将佐中,赵氏占去三分之一,再加上亲近赵氏的郤氏和韩氏两家族,使得晋军主帅荀林父根本指挥不了自己的军队。赵氏集团的轻敌冒进之举,终令晋军大败。

晋国被楚打败后,齐国开始以东方霸主自居,常借故攻打周边国家。景公十一年(前589年),郤克开始执政,鲁卫两国求他伐齐以报复。郤克的腿有残疾,早前曾在齐受辱,早就想复仇的他借机出兵,与齐军交战与鞍(今山东济南市西)。晋最终取胜,并对齐国提出极苛刻的条件,最终在齐使和鲁卫的求情下,只令齐国退出所占的汶阳之田了事。在此年,楚申公巫臣携夏姬私奔到晋国,导致身在国内的家人被情敌所杀。誓报此仇的巫臣献上联吴抗楚之计,他亲自去吴国教吴人车战和射术。从此之后,楚的后方便受到吴国的不断侵扰,最终陷入到“疲于奔命以死”的状态。

景公十二年(前588年),晋国将三军扩充为六军,原有的六卿变成十二个,赵氏则占去其中四席。当亲赵氏的正卿郤克死后,景公当即令同姓卿族栾书继任,以打击赵氏的势力。就在这年,赵氏内部也发生了内乱。赵盾之弟赵婴齐与赵朔之妻,同时也是景公姐妹的庄姬通奸事发后,被其兄弟赵同、赵括驱逐而逃往齐国。赵庄姬向景公投诉赵同、赵括欲谋反。景公便于景公十五年(前585年)将国都从世卿势力强盛的绛迁往新田(今山西侯马),称之为新绛。摆脱世卿势力圈后,景公着手清除卿族势力。于二年后,发兵围赵氏老巢下宫,诛杀赵同与赵括,赵氏便一度中衰。这次事件被称作“下宫之难”,是晋公室对卿族的第一次胜利。赵氏专权以后,国君吸取教训改为重用同姓卿族,以此打击异生卿族的势力。

厉公复霸

景公于清除赵氏的第三年,即景公十九年(前581年)去世,其子厉公即位。其时,晋楚长期争霸早已不是齐桓公和宋襄公时代以尊王攘夷为主要目的了,双方对夹杂其中的中原诸侯国家争夺得非常激烈。早在景公即位的第二年,楚共王以郑国亲晋的名义围攻郑都新郑十七天,郑国以龟壳占卜得出的结果是不能求和。郑人群集于宗庙前大哭,并预备迁徙到他处。当时连守城的兵士也连哭了起来,楚军也受到影响,遂暂时撤军。待到郑人都城墙修好之后,楚军又围城长达三月,城破后,郑襄公赤裸上身牵着来迎接楚共王。两年后,楚又攻宋,将宋都商邱包围达九个月之久,弄得城内出现“易而食,折骸以炊”的惨状。最终,不愿屈服的宋国大夫华元夜入楚营将主将子反挟持,才令楚军撤退议和。如此激烈和频繁的战争令各国苦不堪言。于是在厉公即位的第二年,在与晋楚执政栾书和子重要好的华元的努力下,晋楚两国达成了第一次弭兵之盟。

但好景不长,才过了三年,亲晋的郑国在楚军的攻伐下再次投入其怀抱。于是短短的和平时期终结了,厉公在第二年亲率兵伐郑,与援郑的楚共王战于鄢陵。在战争中,厉公部下吕锜一箭射中楚共王眼睛,共王手下的神射手养由基还射一箭,正中吕锜之项。在战争中,晋郤至每次遇到共王的战车,总会停下以示敬意。韩厥在追赶郑成公之时,主动停了下来,同样是表示对国君的尊重。战争是激烈的,此次晋胜而楚败,但是交战双方仍保持着传统的礼仪。

鄢陵之战大胜后,郑国仍然心向楚国。厉公旋于同年邀请鲁、齐、卫、宋、邾于沙随(今河南宁陵北)相会,共商攻郑事宜。在会上,鲁成公因大夫叔孙侨如诬告的原因,令厉公没有和他会面。以至鲁军停滞于郑国东面,不敢越过郑国同联军会师于郑西,后派使者请求要晋军过去接应,才令诸侯军会齐。厉公联合诸侯之军直入郑境,包围郑都新郑。郑国让太子髡顽与侯獳到楚国做人质,楚则派公子成、公子寅协助郑国。双方激战数回,无分胜负。正相持之下之时,晋国却发生了内乱。

文公以来,先后形成了狐氏、先氏、胥氏、栾氏、郤氏、赵氏、魏氏、韩氏、范氏、智氏、中行氏等世卿。自灵公以后,赵盾杀君更立他人,开晋大臣专权的先例。以后,卿大夫的势力愈来愈大。在厉公时代,公族中以郤氏最强,有郤锜、郤犨、郤至三人为卿,时称三郤。卿大夫势力的膨胀导致了与公室的巨大矛盾。由于在景公、厉公时代先后在鞍之战中败齐,在麻隧之战中败秦,在鄢陵之战中败楚,晋国对外方面十分强势,齐、秦两强都归服于己方。在这种外敌俱服的情形下,厉公决意对内下手,除去那些专横的世卿家族,改用自己的亲信。在厉公的授意下,胥童、夷羊五、长矫诛除了三郤。当胥童等人再劫持并欲杀掉栾书和中行偃时,厉公心软了。然而,厉公本人却于不久后在游玩之时被栾书和中行偃劫持,并于第二年,即厉公八年(前573年)被弑。

此时距灵公被弑已有三十多年,晋公室在这三十多年间与世卿斗争的结果,是两位国君被弑,狐、箕、伯、先、郤等卿族灭亡,赵氏一度被灭,胥氏已经沉沦,文公时期形成的大卿只余栾、韩两家,再加上后起的中行氏和其支系智氏等家族,此后国君的势力已是要弱于长期把持朝政的他们了。

悼公再霸

厉公被弑后,栾书及中行偃迎身在周室的襄公曾孙周为君,是为悼公。悼公时年仅十四岁,却已是聪慧异常。在被迎立之时,他就提出臣下应服从国君,否则“立而不従,将安用君?”,获得臣下首肯并结盟后才进入国都。在朝见大臣之时,悼公又当场逐出七名不臣之人,以树立国君的绝对权威。

悼公之前的灵公、成公、景公、厉公四代是晋国实力最为强盛的时代,但其统治阶层自恃其强,对内横征暴敛令人民不满;对外则索求无度,诸侯稍有贰心便以武力相加,令诸侯离心。以上种种令晋国的霸业已显危机,楚国于成公在位晚期复兴后再度北上与晋国争霸。老牌强国齐国和西方的霸主秦国也先后挑战晋国的权威。晋国在三十年内与之多次暴发大战,除邲之战外,晋国虽取得多数胜利,但对外军事、外交方面已显疲态。

悼公即位后便着手调整内外各项政策。对内方面,他整顿朝政,命百官、任贤良、宽刑减赋、并济贫救灾。用魏相、士鲂、魏颉、赵武为卿。不同于厉公时的激进,悼公以荀家、荀会、栾黡、韩无忌为公族大夫,令他们教育世卿子弟。悼公的治政被《左传》所赞誉,称之为:“凡六官之长,皆民誉也。举不失职,官不易方,爵不逾德,师不陵正,旅不逼师,民无谤言,所以复霸也。”

不仅在内政成就出色,在对外军事方面,悼公也不忘对外扩张。早前,楚乘晋国内乱灭掉了舒庸(今安徽舒城一带),又联合郑国伐宋,破彭城(今江苏徐州),并以三百乘军力戍守,以压制宋国并切断晋与吴之间的联系通道。宋国向晋救兵,悼公亲率大军驻于台谷(山西晋城),楚便撤军。悼公又和鲁、宋、卫、邾、齐等国会盟于虚朾(今山东泗水),继续探讨援宋事宜。第二年,联军围彭城,守军投降。同年,晋国以齐不参与彭城之会为由,兴兵伐齐,齐迫以太子光为人质。此年夏天,韩厥和荀偃以诸侯之师攻入新郑外城,并借道郑境攻楚国的焦和夷(都在今安徽亳州一带),并一直打到陈国。在联军多次威压之下,郑被迫向晋国屈服。此后,悼公又多次邀诸侯相会,以打击楚国的势力。

悼公八年(前565年),亲晋的郑国败蔡国,并俘其司马公子燮。悼公便再邀郑、齐、宋、卫、邾等国会于邢丘(今河南温县)。会上,悼公规定了各国朝聘的数字,又要诸侯大夫听众。郑简公亲自献上蔡国俘虏,以示听命。这次会盟可以算是悼公霸业达到顶峰的标志。

晋楚争霸的同时,东方的齐国也锐意扩张,在灭掉莱国后,又积极与王室通婚,并联合周边的莒、邾等国,有同晋国争霸的野心。悼公十五年(前558年),齐军围鲁国的成,又遣邾国从鲁国南面进攻。在收到鲁国的救援后,晋国准备召诸侯会盟,但悼公在此期间生病,并于这年冬季去世。会盟的计划也被取消。

总的来说悼公时君权曾有所加强,并一度再霸,但晋国内部已经因卿大夫势力的壮大而有些分裂,英年早逝的他终究也未能扭转大局。

六卿专政与第二次弭兵之盟

悼公去世后,太子彪即位为平公。当时晋楚的长期争霸,双方势力此消彼长,夹在其中的诸侯国时而亲晋,时而近楚,令他们苦不堪言。春秋后期,晋、鲁、齐等国的君权衰弱,而大夫势力逐渐上升,双方之间矛盾重重。为了专注于内部的斗争,中原诸侯国家希望能有一个太平的国际关系。而楚国为了全力对付日益强大的吴国也有意同晋国会盟。

终于在平公九年(前548年),晋国的赵武开始执政。宋国的执政向戌和赵武及楚国令尹子木关系良好,向戌决意促成晋楚两国的会盟,便至两国游说赵武,子木,两国都同意会盟。于是在平公十一年(前546年)夏,晋、楚、鲁、蔡、卫、陈、郑、许、曹等国前往宋国会盟,第二次弭兵之盟得以成功。

弭兵之盟的成功,终于结束了晋楚两强的长期军事对峙,从此中原六十多年间没有出现大的战事。在会盟中,内部矛盾重重的晋国对楚国一再让步,任由楚以盟主自居,目的就是以对外牺牲来换得良机来进行内部斗争。会盟后,晋国已是退出争霸的行列了。当十二年后楚灵王灭陈时,晋国对此无动于衷。从此争霸的战场转向南方的楚吴之间。

平公二十五年(前533年),平公邀齐、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等会盟于澶渊(今河南濮阳西北),这也是继悼公之后的最大一次会盟,也是晋国实力的顶端。但第二年后,晋国就发生了内乱。

平公时期与公室关系最好的世卿是出于靖侯,且拥立悼公有功的栾氏。家主栾书去世后,继承人栾黡“骄横汰虐”,因此树敌甚多,但仇敌们惮于其父余威并未有所行动。栾黡去世后,灾难终降临于其子栾盈身上。不久,栾盈之母向其父士匄诬告,终令栾盈被杀,栾氏之族被杀殆尽,仅剩栾鲂逃往宋国。栾氏被灭后,与栾盈交好的官员也受到波及,同为晋室支脉的羊舌氏成员一人被杀,二人被囚。栾氏被灭后,晋国大的卿族剩下还六家,即范氏、中行氏、智氏、韩氏、赵氏、魏氏六卿,刚好一家占一个卿位,从此晋国君权不振,取而代之的是六卿专权时代。

晋的衰落

平公在位后期,六卿势大,公室不振,国势也是日益衰落。平公在卿大夫荀盈去世后,想除去荀氏(智氏),以亲信为卿,但在卿族强大的势力重压之下只得以荀盈之子荀跞继任。从此平公便只知饮酒作乐,假装不知公室的衰败。在诸侯事务方面,楚灵王诱杀蔡灵侯后,兴兵围蔡。晋国不敢出兵救援,只派使臣向楚求情,但被楚灵王拒绝,径直灭蔡并杀其太子。

平公二十六年(前532年)平公去世,其子昭公即位。此时,齐景公开始不把晋国放在眼中,有代其为盟主的企图。昭公继位的第二年,楚国发生政变,公子弃疾自立为楚平王。昭公想借机巩固盟主地位,便在平丘召集诸侯会盟,但诸侯只是敷衍了事。会后,齐两次单独和徐、莒、邾、杞等国结盟。甚至宋国也在与其他诸侯会盟。

六卿内斗与三家分晋

在昭公之子顷公在位期间,六卿借顷公之手消灭了祁氏和羊舌氏这两家公室最后的支脉和拥护者,将其封地尽数瓜分,从此公室便再没有可倚仗的势力了。当公室已不复成为重要力量之时,六卿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便更加激烈。定公十五年(前497年),齐、卫于郹氏(今山东巨野附近)相会,攻晋的河内,第二次弭兵之盟至此完全破裂。从此出现了以齐为主的东方联盟与晋之间的对峙,晋的盟主地位已只是个摆设。

也就是宋卫攻晋的当年,晋国六卿中的范氏和中行氏同其余四家不和,两国联合鲁国支持两家意图借机获利。这次内乱最终被晋国平乱,范氏和中行氏被驱逐,其封地被另外四卿瓜分,至此晋卿还剩下知、韩、魏、赵四家。

在定公之子出公时期,卿族之间的斗争更加剧烈,晋的土地持续向北扩展着。知氏灭仇由(今山西盂县东北)后,又于定公十六年(前459年)取中山国的穷鱼之邱,势力发展到河北定州一带。赵襄子于出公十七年(前458年)成了赵氏首领后,诱杀其姐父代王,尽取代地。四年后,四卿首领赵襄子、魏桓子、韩和知伯瑶将直属公室的原范氏和中行氏剩余领土全数瓜分,出公不满,想借齐鲁两国军队逐四卿,反被四卿赶跑。

出公二十二年(前453年),知氏联合韩、魏两家围赵氏的晋阳,但在关键时刻,韩、魏反过来同赵氏合力灭掉了最强大的知氏,并三分其地,至此晋国实际上已被三家瓜分。

此后名义上的晋国还继续存在很久。哀公十八年(前434年),晋哀公卒,晋幽公即位。韩、赵、魏瓜分晋国剩余土地,只有绛与曲沃两地留给晋幽公。从此韩、赵、魏称为三晋。十八年后,幽公为“盗”所杀,其子烈公继任。烈公十三年(前403年),周威烈王正式承认韩、赵、魏三家为诸侯。烈公后又传孝公、静公两代。静公二年(前349年),韩、赵两国杀晋公,分其地,建立近七百年的晋国彻底灭亡。

重要事件

  • 前739年,晋昭侯把曲沃封给其叔父(晋文侯的弟弟)曲沃桓叔成师,晋内乱开始。翼与曲沃争夺晋国统治权。
  • 前679年,曲沃武公统一晋国,周僖王接受贿赂之后封曲沃武公为晋国君主,列为诸侯。
  • 前661年,晋国灭耿国、霍国和魏国
  • 前656年,骊姬之乱,世子申生被迫自杀,重耳逃走。
  • 前655年,晋国使用假途伐虢之计,灭虞国和虢国。
  • 前651年,晋献公薨,骊姬之乱结束,晋惠公即位。
  • 前646年,因为晋惠公拒绝向秦国卖粮食赈济饥荒,秦穆公大怒,在韩之战攻打并打败晋国。
  • 前636年,重耳(晋文公)即位。
  • 前632年,晋楚城濮之战,晋国打败楚国。晋国称霸中原。
  • 前628年,晋文公薨,其子晋襄公即位。
  • 前627年,晋秦殽之战,晋国打败秦国。
  • 前621年,晋襄公薨,其子晋灵公尚幼,赵盾掌握政权。
  • 前607年,晋灵公被杀,其叔晋成公即位。
  • 前600年, 晋成公薨,其子晋景公即位。
  • 前453年,韩、赵、魏三家灭智氏。
  • 前434年,晋哀公死,晋幽公即位。韩、赵、魏瓜分晋国土地,只有绛与曲沃两地留给晋幽公。从此韩、赵、魏称为三晋。
  • 前403年,周天子封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三晋正式建国,战国时代开始。
  • 前349年,韩、赵两国杀晋君,晋国绝嗣,最终灭亡。

行政区划

制度

晋国早期的地方行政为都、邑两种。“都”是指有宗庙的城市,没有宗庙的都称为邑。随晋国土地的不断增长,到春秋初期又兴起一种名为“县”的行政单位。县是通过灭亡其他小国而形成的,国君将其封给大夫作为世袭的封地。县都是由新占领的封地而设置,所以常位于国境边缘,属于军政合一的单位。随着灭国的增加,令得县要比都和邑发展的得更快。而由于公室的衰微和世卿家族的兴起,卿大夫们不断兼并公室的领地,到悼公以后,连旧都绛也被置为县了。晋国在春秋后期已经有四十九县,并且都是“成县”,也就是大县。除此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自大县中分出的小县。晋国的县不同于楚国,其长官叫做县大夫,也是可以世袭的,其权力几乎和普通的邑大夫没有区别。

在春秋末期,又出现了新的单位——郡。当时,郡的地位不如县,原本是卿大夫控制新占的封地而设置的。郡的地位虽然次于县,但其辖域却远大于县,主要为军事单位。后来,随着郡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发展,郡便会分成数个县,从此地位也凌驾于县之上了,这也是战国普通实施的郡县制

区划

据《中国行政区划史·总论、先秦卷》中的晋县考的考证,晋县最早为武公时所设的荀县,再为献公时的耿、魏两县,其余各县则为文公、灵公、平公和顷公时所置。这些县主要分布在黄河(古称河水)与汾河流域,并远离都城,处于边地。

外交

在西周时代,晋国是周朝北部重要封国,为抵御戎狄的重要屏障。进入春秋以后,晋国不断并吞周围的诸侯小国与戎狄领地,实力大增。齐桓公去世,晋国进入争霸行列,文公时在城濮之战中击败楚国,跃升为诸侯霸主,开始长期主导华夏诸侯的政治。

齐国

齐国是周朝的母舅之国,其始封君姜太公之女邑姜便是武王正妃,成王和唐叔虞的母亲。在西周时,晋齐君主曾同担任周康王大臣。双方不仅是同僚,也经常通婚,献公时的太子申生和穆姬之母就是齐女;文公流亡齐国期间,齐桓公对他礼遇有加,并将女儿嫁给他。齐桓公去世后,齐国出现君位之争,其霸业衰落,从此进入到晋楚争霸时代。此后的齐国虽然为晋的盟国,但又欲挑战晋国的霸权,双方最终景公时期发生鞌之战,齐国战败。此战之后,身处海滨的齐国虽然表面亲晋,私下却极力扩张其在东方的势力。晋国自平公以后,内部卿大夫斗争激烈,齐国便开始以东方霸主自居,并多次与周边小国盟会。

秦国

秦国在东周才立国,其始祖因助平王有功而封为诸侯,获赐周室故地。到献公时期,晋国向西用兵取骊戎之地后,两国领地有所接触,并开始互相交流。一方面两国长期通婚,成语“秦晋之好”就是形容双方的联姻。惠公、文公则是由因秦穆公的帮助才得以即位;另一方面,随着两国领土的扩张,也面临着冲突。文公去世后,一心求霸的秦穆公乘晋国国丧伐郑不成,被晋国先后在殽之战和令狐之战中击败。两国自此由原本的友邦变成敌对,秦国开始联楚及勾结北狄来打击晋国。在景公和厉公时代,晋国多次被秦、楚合击。忍无可忍的厉公派吕相出使秦国,送出著名的吕相《绝秦书》为战书,联合齐、宋、卫、郑、曹、邾和滕共八国之师伐秦,在麻隧之战中大败秦国。秦经此一役,几世不振,元气大伤,从此不再对形成晋国西部威胁。两国对峙了八十多年后,到平公十一年(前547年),才在长期居于晋国的秦景公之弟后子鍼的调解下恢复关系。

楚国

晋、楚在西周时也曾为同僚。进入春秋后,楚国积极向北扩张,两国因为利益而发生战争已是不可避免。但文公流亡国外时,曾在楚国受到楚成王的礼遇,文公没有好的理由和楚国开战。直到宋国亲晋叛楚后,楚国发兵攻宋,晋国便以救宋的名义同楚国交战,在城濮之战中打败楚国。晋国从此确立了霸权,原来亲楚的郑、鲁等国都选择了和晋国结盟。此后的百多年间,晋楚两国多数爆发大战,但两国实力相差不大,双方都没有办法完全压过另一方。到春秋后期,晋国内部的斗争激烈,无暇对外争霸,便与楚国签订第二次弭兵之盟,自此退出争霸的舞台。

由于晋楚长期对峙,双国那些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大夫或家族往往会选择逃往敌对国家,以保存自己,成语“楚材晋用”就是指楚国的人才为晋国所用的典故。比如晋国的伯宗被三郤所害后,其子伯州犁便逃往楚国为官;而仕晋的苗贲皇、申公巫臣原本都是楚臣,因为家族被灭或与权贵不睦才出走他国。

与戎狄的关系

晋国与北方的戎狄毗邻。戎狄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当时对非华夏族群体的通称。这些戎狄部落有些很早就已居于晋国周边,有些则是受平王东迁的影响迁徙而至。

条戎、奔戎及北戎

位于晋国和王室之间,活动于今山西绛县、夏县,中条山附近的条戎与奔戎是最早和晋国接触的。在西周晚期的周宣王三十六年(前792年),晋穆侯随周宣王伐条戎、奔戎并最终获胜。

北戎则是活动于今山西和河北北方的山戎,其最大的一部又称无终。晋穆侯在位期间曾大败北戎。穆侯以后,齐桓公率诸侯将多次侵犯北燕、邢、卫的北戎击溃,北戎至此衰落,并服于太行山一带的赤狄。北戎在悼公时一度与晋国和谈并达成近三十年的和平,直到无终联合狄戎各部攻击晋国为止。这次战争中,晋国改用步兵大败联军。

白狄

对晋国最有威胁的要数白狄,这支狄族散布于今陕西境内的黄河沿岸一带,是曾摧毁西周的犬戎别部。春秋以后,白狄逐渐分为两部:一支仍居原地;一支则越过黄河进入河北正定一带。自晋献公以来,晋国多次与坚守故地的白狄发生战争。晋成公以后,在晋秦两国的夹击下,这支白狄不得不一时服晋。

向东发展的白狄后来又分为鲜虞、肥和鼓三部。其中以鲜虞最强,其余两部都臣服于它。第二次弭兵之盟以后,中原战事告于平息,控制晋国的政权的六卿便向东北扩张以增强各自实力。肥国首当其冲的被中行氏所灭,并在接下来的三年间,又多次围攻鲜虞并迫降鼓国。鲜虞由此羽翼尽去,但其实力仍强,晋国多次被其攻击,损兵折将不在少数。鲜虞甚至于定公六年(前506年)仿中原制度建立的中山国,受到范鞅与卫国联军的攻打。十年后,晋六卿内乱,中山国参加了齐、鲁、卫三国攻晋的行动以救范氏、中行氏。进入战国以后,中山成为除战国七雄以外的北方强国之一,并持续对三晋形成威胁。

晋国和白狄虽曾多次发生战争,但双方的关系也一度良好。骊姬之乱后,晋文公流亡白狄部落达十二年之久。厉公时期,白狄受到秦景公的欺骗,愤而之下选择与晋国结盟。

赤狄

赤狄是除白狄以外较有实力的一支,主要分布于今山西东南的方山、盂县、昔阳、武乡一带。它们在晋献公时又称“东山皋落氏”,一度严峻威胁著晋国。晋文公时先后在勤王成功后获得天子所赐的南阳之地,再加上通过战争获得的五鹿,对赤狄形成了包围之势。晋襄公以后,赤狄便分裂为潞氏、甲氏、留吁、铎辰和啬咎如五部,其中以潞氏最强。晋成公还将女儿伯姬嫁给潞氏君主婴儿为夫人。由于婴儿性格懦弱,大臣鄷舒擅权,他不仅弄伤婴儿眼睛,还将伯姬杀害。晋景公大怒,命荀林父灭潞氏,婴儿也被俘虏。第二年,晋国又连接灭掉了赤狄余下四部。赤狄灭亡后,其残余一部分华夏化,另一部分则北奔,后来形成了汉朝时的高车族。

狐氏戎

狐氏戎主要活动于今山西太原以西的吕梁山,是晋国始祖唐叔虞流落到戎人地区所出的后代,狐氏大戎与晋国的关系较好,晋文公的母亲大戎狐姬便是狐氏戎女子,狐突和狐毛、狐偃父子都在晋国为官,是文公、襄公时期有影响力的家族。

骊戎

位于今陕西临潼一带的骊戎跟晋国并不接壤,但晋国在献公即位的第五年就灭骊戎,取骊姬而归。骊戎由此成为晋国的飞地,直到十多数年后,献公灭掉虞、虢、耿、魏等国才将晋国本土和骊戎之地相连。

陆浑之戎

陆浑之戎也是一度强大的戎族,原居于今甘肃敦煌一带的他们在西周时与周宣王所率的南国之师战于千亩,周师损失甚大。晋惠公被秦国打败后,使计诱其东迁于伊川(河南嵩县),因伊川位于晋国境内黄河之南,故又称“阴戎”。东迁的陆浑之戎从此成为了晋国附庸,其后又分裂为居于西部的“姜姓之戎”和居于东部的“允姓之戎”。晋国自平公以后,霸权日衰,陆浑之戎改与楚国亲近,最终被晋荀吴所灭。

其他

其他较常见的戎狄部落还有居于今山西平陆一带的茅戎、居于河南伊水、洛水附近的伊洛之戎。这些戎狄除鲜虞所建的中山国以外,剩下都被晋国所灭,其部众成为了晋国的人民。

制度

宗法

宗法制度是周朝封建制的基础。宗法规定,国君的继承者必须是嫡长子,其余的儿子都称为别子。别子要另立宗族,并做为宗族的始祖。别子的宗族也是由嫡长子继承,称之为大宗,其余的儿子要新立为小宗。大宗历代都以最初分出的别子为祖,称之为“百世不迁之宗”,而小宗则每过五世就要和大宗脱离,这即是“五世则迁之宗”。春秋以后,晋国经过曲沃代晋与献公时的尽除公族和骊姬之乱后,破坏了传统的宗法制度,使得宗法制在晋国无法完全贯彻。武公以后的国君只尊始祖唐叔虞为祖,武公为宗,而唐叔至武公之间的各代君主都不再接受祭祀。献公以后,嫡长子继承制度也有所松动。惠公、文公、成公、悼公都是以庶子的身份继位,由于宗法约束力的下降,令礼的影响也有所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法制。

官制

晋国在文公以前的官职有司徒、司空、司马、太师、太傅。司徒在西周时为执政,后为因晋厘侯名为司徒,为避讳便被废置。司空为掌管军法的官员,司空则主要管理军营和后勤。文公以后,晋国实行的是军政合一的制度,文公时设卿,卿又称将军,他既是文职,也是三军的长官。六卿也称六正或六将军,其中中军长官为众卿之长,称为正卿、中军将或者元帅。

卿之下的官职又通称大夫,大夫不仅是官职,同样也是爵位。大夫也分上、中、下三种。并可以其司职而存在其他名称。司空在西周本属三公之一,卿制出现后,反倒成为了卿的手下,成为专司制造和刑法的大夫。晋国的司空多由世掌刑法的士氏担任。

在教育方面,国君会委派一个大夫为太子的老师,称之为傅,或太傅、太师、师保等。如晋平公为太子时,悼公以叔向为傅。成公得位后,将卿大夫的子弟列为公族,并设置公族大夫进行管理。在地方行政区划方面,晋国实行邑、县两种形式,其长官通称邑大夫、或县大夫。

晋国执掌刑法的大夫又称士、理或司寇。六卿中的士氏(后称范氏)也是以职务为氏。晋国的司寇士氏是世掌刑律的家族,原本是为在王室任职,西周末期因内乱而逃至晋国为官。由于晋在春秋时为诸侯盟主,司寇也会常为诸侯判案,有时连王室也会请士氏帮忙。

管理宗族事务与典籍的大夫一般叫做祝、宗、卜、史等。祝主要为祈福和禳灾。宗也称宗人,主要是管理国君的卿大夫的家庭事务。史则为记事书言,也兼观察天象和整理宗族资料。史官中还有一个分支,称为卜,是专事占卜一事。而专门管理和整理收藏典籍的史官又叫做籍。

古代,宴请宾客或进行祭祀活动中总少不了音乐,晋国司职音职的大夫称之为“师”。而外交方面的人才,又通称“行李”或“行人”,因为重要的会盟和朝聘活动都是由国君或卿大夫亲自参加,故而行人主要是处理一般性质的外交活动。

根据周制,诸侯的亲卫军称做“公乘”和“公行”。其主管呼为“七舆大夫”,春秋后期,由于国君势衰,七舆大夫遂不见于史。

军制

周朝的军制是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次等诸侯国二军,小国则只有一军。曲沃庄伯时期获周釐王命为侯,拥有一军。曲沃代晋之后的献公时期,开始作二军,并以太子申生将下军,自己将上军。文公在位之后,于被庐作上、中、下三军,此为三军制之始。之后又于清原新增新上军和新下军,使军制扩充为五军。晋襄公时,因一批老臣相继去世,便又恢复为三军制。晋厉公时又扩充为六军,以提拔新人。悼公在位后,再度恢复为三军,至此直接春秋末年,晋国一直保持三军制不变。三军的长官是由执政担任,每一军都有一将一佐。其中以中军将为最高军事长官,同时也是执政正卿。

在文公以前,军队的最高统帅是国君,每逢战事,国君多会亲自迎战,为国君驾车的人立于战车之左,称之为“御戎”;国君本人居中,主要指挥军队;在国君右边,还会有一名“戎右”执长兵器打击敌方战车。从城濮之战后,国君一般不会亲自出战了,而是由正卿取而代之。

兵种

晋国的军队又分车兵和徙(步)兵两种。车战是春秋时期主要的作战方式,晋国的车兵皆为甲士。甲士,也称为士。他们都是国人组成,国人都居于国都周围,是下层贵族的一种。士的职责就是“执干戈以卫社稷”,由于是子孙相继的世袭军人,所以他们不会直接参与农作。士在出征时需要自带装备和补给,并会用数名家丁做后勤。

车兵虽为晋的主要武装力量,但由于甲车耗费甚大,而甲士人数有限,为了扩展军力,不得不征集庶人入伍,称之为卒伍。庶人本是自由耕种的农民,他们农时要自己耕作,闲时则应征入伍,作为徒兵或做杂役。

由于位处北方,为了与戎狄对抗,晋于献公时一度设置步兵,当初仅左、右二行。文公新加中行,形成中、右、左三行,并以荀林父为中行主将。但三行存在时间甚短,三年后,就将三行改制为上、下两新军。之后,晋便再也没有设置过步兵了。

土地

按周朝的封建制原则,晋国将土地划分成若干份邑和县分给公室和各级贵族。这些封地又会分为两部分,一半是为公田,由拥有者派出人员经营;另一半则由庶民耕种,称之为私田或份地。从春秋后期开始,由于社会的变革,大量的公田都无人耕种,传统的制度便逐渐被改变。拥有土地的卿大夫们一反原本单一的亩制,纷纷自行规定亩制,将公田分给普通人民,再依私田的方式收税,这也是春秋战国之交的一大变革。

法制

由于晋国的宗法制度影响不强,所以变得格外重视法制,晋位于夏虚,常引用夏书来判案。晋也是成文法产生的故乡。

文公四年(前633年),文公作“执秩之法”,这是第一步变革。襄公去世后,大权落于赵氏之手,执政的赵盾将文公所作的法制修改为“赵宣子之法”,其目的是为保持私家的利益。景公时期,景公不满赵氏专权,特命士会到王室学习周礼,回国后,依周礼制定了“范武子之法”,这部法律旨在加公室而抵制卿族势力。不久,景公就依这部法律诛赵氏。悼公时期,为表示友好,令士渥浊修改范武子之法,以缓和公室和卿族的关系。这五部法律内容都十分庞杂,类似于今天的宪法。

春秋后期,晋的卿族十分强横,在消灭栾氏后,六卿执政的局面已经形成。为了保持自身的权益,和打压公室。执政正卿范宣子将刑法从总法用分出,单独而成“范宣子刑书”,这部法律废除了贵族特权。起初,这部刑法只是私藏于府,并没有公开。待到四十年后的顷公十三年(前513年),六卿家族已经不能相容,赵鞅和荀寅才首次于大鼎上刻上这部刑书。

婚姻

晋为姬姓国,是黄帝的后裔,有和姜姓通婚的传统。晋的始封君唐叔虞的母亲邑姜便是姜太公吕尚的女儿,后代国君也常与姜姓女子为妻。文侯的母亲和夫人都出于姜姓;武公的妾为齐姜,献公继位后又娶她为妻并生穆姬和太子申生;文公流亡齐国后,齐桓公将女儿嫁给他;后期的平公也多次娶齐女。

因地处北方,其境和戎狄连接。从献公即位后打破了“同姓不婚”的规则,先娶同姓贾国女子,后又娶唐叔虞流落在狄人部落的后代所出的狐氏女子,生文公;平公在位期间,其宫中就有四名姬姓女子。不仅于此,晋国还大量和狄人通婚,献公所娶的大戎狐姬和骊姬都是姬姓戎女;之后的国君和卿大夫也常与戎人通婚。

文化

哲学与宗教

周朝实行“以德配天”的“天命观”思想,这也是晋国在西周时期的主要意识形态。唐叔虞受封不久,在晋国发现了一种“异亩同颖”的嘉禾,便将它献给成王,成王又要他转交给东方的周公,周公特作《嘉禾》以示上天对周朝的眷顾。周室东迁后,平王作《女侯之命》勉励扶立有功的晋文侯,其中就提到了“奉天”、“敬祖”、“明德”和“惠民”的思想。在文侯之后的晋国分裂时期,由于内战的频繁,令普通人民对“天命观”产生了动摇,他们不再相信变化无常的上天。在《经·唐风》中有一首《鸨羽》就提出了“悠悠葵,曷其有常”的疑问。于是原本的“敬天保民”思想向着“重民”转变。重民思想在春秋后期进一步发展为“爱民”,大臣师旷就劝谏平公要懂得节制和减轻国民的负担,这样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而在与世卿的斗争中占得优势。

晋国深信占卜,并有“卜”、“筮”、“占星”、“原梦”、“看相”和“音兆”等多种形式,其中又以卜和筮最为常见。《左传》所载的各国卜筮活动约八十多次,而晋国就占去一大半。献公晚年欲立骊姬为夫人,就先后运用卜和筮两种方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卜筮在春秋后期已沦为一种形式,人的意志已盖过“神”的意志。赵鞅在同范氏、齐、郑联军作战之前占卜,便出的结果是不吉,但他甘愿违卜作战;另一次在攻打卫国时,形势对己方不利,他就以占卜不吉为由班师回国。

文字

晋国所使用的文字多见于甲骨、青铜器、陶器和货币等材料上,其中以春秋时的作品最为常见。从山西洪洞出土的春秋晚期甲骨中的文字笔画纤细,与殷墟发现的商朝甲骨文的字体不同,而和春秋战国时的青铜铭文接近。

二十世纪以来已经多次出土了晋国的盟誓载书,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于晋都新绛所在的山西侯马东周古城出土的《侯马盟书》,这批盟书都是由毛笔用朱红墨水写就于玉石片上,从书中娴熟的笔法可看出笔墨在当时已使用了很长时间,其文字的整体风格一致,字形和楚国文字相似。书中的文字是研究古代文字书法的珍贵材料。盟书中的文字的特点有:

  1. 一字多形。其中又分以精简笔画形成如“从”字,或因偏旁易位而形成的,如“助”,通常都有三种写法。从盟书文字可知这种情况十分常见,如“敢”有九十余种写法,“嘉”的写法更多达一百多种。像“亟”这种可以组字的部首本身也有十余种写法,当它用来做部首组成其他文字时,会显示更加复杂;
  2. 通假字。汉时成书的《说文解字》虽然认为通假是造字六义之一,但其并非是造字的原则,而是在现成文字不足的情况下采取的权宜之计,如“是”与“氏”,“俞”和“偷”的通假都是如此。从现成的盟书中整理的文字中,本字有三百八十一个,存疑的四十六字,加再上一部分现已残缺的文字,由此可知当时的日常文字数量已颇为丰富;
  3. 合字。除上述两点外,盟书文字还保存有不少合字,像“子孙”写为“□”、“大夫”写为“□”等等。合字通常是不会造成误解的专名。另外,盟书中还发现了作者特意而加的标点符号约四十七处。

而从《左传》的记载还可看出当时的人们已经初步形成文字学,师服所说的“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和史赵的“亥有二首六身”都被认为是对文字的研究。

史学

晋国的史书称《乘》,乘是取载之意。世掌典籍的大夫家族称为“籍氏”。而太史则主要记载言行,其中较为知名的人有董狐,时称“良史”。当时史与籍有所不同,分司记载和收藏。《乘》在战国初期还存在,诸子典籍也多有引用,但晋乘中的记载不见于孔子所删采的《春秋》和其传。秦始皇统一天下后,《晋乘》被视为“百国春秋”而被付之一炬。而汉武帝之后,又罢百家,尊儒术,《晋乘》从此散佚,后世的《汉书·艺文志》及《隋书·经籍志》均无任何记载。现存的《晋乘》四十二则是为后人偶获,每则只记一事,并且不记年月,都为晋文公时期的事迹,内容多为采自《韩非子》等书。

由于史官司职不同,在春秋时发展出以记言为主的题材。《国语》就是本记言的史书,其中的《晋语》有九篇,占全书的二分之一。

史官另一个重要职责是整理的记录国君及贵族阶级的世系,六卿中知氏的成员知果预言家族将灭,就在太史处登记,从知氏中分出,新立辅氏。后知氏被灭,辅氏得以幸免。另一方面,卿大夫家族也有自己的私人史官,主要记载自家家史,战国成书的《世本》就多数引用了家史。

天文和历法

早在西周时期,晋国就对日月和行星的运动及二十八星宿有所了解。《诗经·国风·唐风·绸缪》中就出现了“三星在天”、“三星在隅”等记载,这当中的三星即是指参星。西周时,中国已经用岁星进行纪年,人们又将黄道附近一周天自西向东分为十二个等分的星域,称为“十二次”,每一次以二十八宿中邻近的几颗为界域,岁星(即木星)每年约运行一次,十二年就运行一周,如果岁星在星纪就称为“岁在星纪”。岁星一方法用来调整历法并指导农事;另一方面也用作占卜。

继“十二次”之后,当时人们还创造出“分野说”,将天上的十二次同地面联系起来。如实沈就是晋星。卜官还会依据星域中的异常来推测其对应国家的吉祥,这就是占星术。

晋位于夏虚,启夏政,故而历法不用周历,而是使用夏朝的夏历。夏历正月为建寅之月,相比周历,其在农物方面更加科学。当时虽还未形成“二十四节气”,目前已知晋国人是用“分”、“至”、“启”、“闭”八个节气来对应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立春、立夏、立秋和立冬。

夏历是一种阴阳历,岁差是以置闰来调整的。在西周时,人们已经知道调整置闰的适当时期。迈入春秋后,又懂得了十九年七闰法。此外,晋国人还以月相来记日,用“朔”表示每月的初一,以“朏”表示初二或初三。

发源于商朝的干支纪日法在晋国已经非常普及,广泛运用于社会各阶层。在记时方面,则以“鸣”、“眛爽”、“旦”(日出)、“大昕”、“日中”、“日昃”、“夕”(日入)、“昏”、“宵”与“夜中”(夜半)共十时为表记。这种记时方法一直使用到北朝时期。

数学

规和矩是春秋时期手工业者常用的工具,《周髀算经》记载的勾股定理就是人们在运用规的过程发现的。目前并不曾见晋国运用勾股定理的直接记载,但根据史书所载的记录来看,他们实际是懂得勾股定理的。

珠算的前身“筹”在春秋时的晋国也获得广泛运用。平公在位时期,其母晋悼夫人赐予参加修筑杞国城墙的工人酒饭,绛县一位没有儿子而只好亲自去建城的老人也参加了酒席。有人怀疑他的年纪,老人以干支纪日做答:“臣生之岁,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也。”,官吏将答案回馈到朝廷,师旷、史赵和士文伯心算出答案,师旷认为是“七十三年矣”,运用的方法约于等于445;士文伯得出“二万六千六百六十天”,是以癸未距甲子四十日;史赵的答案“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是其日数也”比较特别,杜预认为这是“亥字二划在上,并三六为身,如算之六”,史赵采用的实际就是筹算。

定公二年(前510年),晋国联合诸侯大夫为王室修缮成周,晋国世袭司空的士氏成员士弥牟主持了这项有晋、鲁、齐、宋、卫、郑、曹、莒、薛、杞和小邾共十一个诸侯国参加的浩大工程。这项工程在三十天就告竣工,士弥牟在修建过程过不仅进行土方计算,而且还运用物理学中的求功原理,并连同工程所需的材料和工人口粮都一一列出,交给各个诸侯工程队。从这项工程可看出当时的人们在建筑工程运筹方面的成就,这也是先秦土木工程的一大杰作。

医学

由于传统天命观和巫术的普及,以至晋国在医学方面的成就并不出色,国君或大臣生病通常是请其他诸侯国的医生帮助。晋景公病重期间,首先是请桑田巫进行驱疠祈福,在他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请秦国的医缓来医治,病入膏肓的景公终因错失医治良机不久后就去世了;后来晋平公生病,仍然是先采用占卜的方式,最后才又向秦国求医。秦国派医和前来医治,直言是因纵欲所致。直到春秋末期,晋国才摆脱巫术对医学的干涉。赵鞅生病后,下属直接请扁鹊来治疗,三天后就已康复。

晋国虽因巫术的盛行阻碍了医学和发展,但在药物的运用、常见疾病的预防与治疗以及人体健康和环境之间的关系仍有了解。晋景公原本想迁都到郇瑕之地,大夫韩厥认为当地“土薄水浅”居住在那种地方容易患上风湿和关节炎之类的病症。在他的建议下,景公最终改迁于“土厚水深、居之不疾”的新田。

由于春秋后期的气候反常,传染病在各诸侯国较为流行。疾病的传播也时常影响到国家的军事行动,各国为了人民的健康都以各种方式预防疾病的传染和扩散,但都没有好的治疗方式,只能消极的预防。晋国曾因预防不力受到郑国子产的指责。直到《山海经》成书后,人们才已初步掌握一些传染病的治疗方法。

药物学

晋国对药物的知识也很丰富。骊姬之乱时,骊姬欲谋害太子申生,暗中在申生祭祀的食物中放入鸩和堇,这两种剧毒之物导致“祭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令晋献公对申生大为不满。此外,晋国在药量方面也有经验。晋文公令医衍毒杀卫成公时,医衍因接受成公大臣卫宁俞的贿赂,便减小药量,终令成公能保全性命。不仅于此,当时还懂得了用偏方治病。赵鞅家臣胥渠的病情需要食用骡肝才可以痊愈,赵鞅杀掉自己的白骡作药方为他医治,最终取得显著疗效。

音乐与诗歌

在西周时,各地的诸侯每逢冬天都会去朝见天子。天子也会于此时在宗庙主持对祖先的祭祀,诸侯则会助祭。在祭祀过程所演唱的便是《诗经》中的雅颂。而国风则是由天子委派的史官在各地搜集的民歌,再由乐师加工并配乐。《诗经·国风》中收有的晋国民歌都集结于魏风和唐风。其中《魏风》有七篇,分别是:《葛屦》、《汾沮洳》、《园有桃》、《陟岵》、《十亩之间》、《伐檀》、《硕》;《唐风》为十二篇:《蟋蟀》、《山有枢》、《扬之水》、《椒卿》、《绸缪》、《杕杜》、《羔裘》、《鸨羽》、《无衣》、《有杕之杜》、《葛生》和《采苓》。以上诗歌的内容丰富,题材也极广泛,在描写手法上采用铺陈、比、兴等多段手段。这些诗歌中,有的描述军队生活,如《伐檀》和《鸨羽》;有的描写普通农民的生活,如《十亩之间》和《采苓》;有些是反映新婚生活的爱情诗,如《绸缪》、《葛生》;而像《伐檀》与《硕鼠》则属于政治讽刺。此外还有许多不见于现存《诗经》的诗歌,常常被《左传》所引用。

《诗经》在春秋以后的晋国也占有重要地位,不仅是日常必读物;另一方面也是各国卿大夫在外活动委婉的表达意见的方式。《左传》记载的类似活动中,《诗经》被引用达二百三十五次,其中又以晋国所占比例最高。除被官方收集的以外,普通人民自编的多数诗歌早已湮没于历史长河中无法幸存。

古代的诗歌多为以乐器伴奏,称之为弦歌;而普通人民在农事、狩猎、捕渔和伐木时即兴演唱的诗歌,因没有乐器伴奏,便叫做徒歌,又称“谣”。晋国使用的乐器种类繁多,并按种类分为八音。分别是:

由于晋国在春秋是盟主,对外活动甚多,所以备有一种规模庞大的乐工团队。同时因对外战争的胜利,战败方常以乐器、乐师为贿赂,其中以“郑卫新声”闻名的郑国就多次赂贿以大量的乐器和乐师。原本按周朝礼制,天子才可以享受一列八人的舞蹈、诸侯为一列六人、大夫则为四人一列。而到春秋后期,不止诸侯开始僭越用天子之礼,甚至连普通的卿大夫也能光明正大的使用八倄了。而作为音乐人才交汇处的晋国,还出现了师旷这位驰名列国的音乐家。

乐理

孟子·离娄上》中说:“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这五音就是指“宫”、“商”、“角”、“征”和“羽”,是由音的高低而制订的。六律又分阳律和阴律,阳律原本是指用作确定音调的六根竹管,分为“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及“无射”,阴律则为“大吕”、“夹钟”、“中吕”、“林钟”、“南吕”与“应锺”,又称“六吕”,阳律和阴律可合称为十二律。晋国当时已经懂得用三分损益法来确定六律,师旷还常将五行学说和五音六律相结合,用以劝导平公。

晋国经济

农业

晋国本是建于夏虚,即夏朝的故地,为中华文明发祥地。当地在晋国立国前便存在了已发展很长时间的古唐国。而晋国又为善农的周人所建,周人的祖先是后稷,其善播百谷,为唐虞时代的农官之长,故而晋国在农业发面甚有经验。由于西周时代的晋国地域狭小,发展不大。至晋文公时代,由于领地的不断扩张,以及诸侯霸主的地位获得了大量贡赋,令境内农业规模迅速发展和繁荣起来。

据古籍《世本》的记载,古人最早使用的农业工具是神农及尧时代所发明的耒(lěi)和耜(sì)。所谓耒,是木制的尖刃,形似一端被削尖的木棒;耜则为木、骨等材料打磨而成的平刃农具,状如大铲。由于技术的革新,到商周之际,原为其材料为木、骨的耜头也便改以青铜所制造,这即是现代所称的铲,当时则叫做“钱”。与此同时,耒则演变成为犁。到春秋后,当时的主要农具还有锄,这些当时社会所常见的器物也反映于当时人们的命名风格上,如晋大夫伯宗之子伯州犁;甚至莒国还有国君为莒犁比公,其本名又做买朱鉏。除此之外,晋国所见的农具尚有镢和夯锤。

由于犁的出现,农业技术也就逐渐从原始的刀耕火种向着深耕细作发展。最初,人们还只是用人力来挽犁,在春秋中后期晋国早出现了耕。六卿中的范氏和中行氏在政治较量中失势后,其原用作祭祀的牲牛也被迫成为从事农耕的役畜。

手工业

西周时代晋国的手工业发展如何目前还所知甚少。进入春秋时期后,社会有所变革。晋文公即位后实行“工商食官”的政策,手工业由官营为主,其主管为大司空。政府直接控制手工业的生产,而工人则是以世袭的方式来传承。官营的手工业以生产兵器、战车、铠甲等战争用具和社会上层必需的礼器、食品、服饰和钱币为主。而建筑领域则以庶人为主体,再辅之专业的工匠。

除官营的外,晋国还存在着由势大贵族私营的手工业,通用于其家族来建宗庙和铸祭器。贵族掌握的手工业虽然在性质上与国营的手工业相差无几,但不可以称为“官营”。此外则还有民间以家庭为单位的手工业生产,主要是种桑采麻与养蚕织帛。到春秋后期,社会继续变革,伴随贵族私营手工业兴起的则是官营手工业的衰落。于是晋悼公实行“公无禁利”的政策,从此庶人也可以弃家从工,到战国初期便有了以盐铁致富的工场主。

战国的《考工记》所载的手工业有三十余个工种,自文献与出土文物来看,晋国的手工业是分为金属冶炼、纺织染色、制革、制陶、车船、制盐、营业和玉石漆器加工八种。

商业

在春秋早期之前,实行的是“工商食官”,商人和工人都属于政府管理,并且是一种世袭的制度,居住于市井之中,不得随意改变职业和迁徙。春秋以后,已经开始出现私营商业,那些成功的商人的政治地位也较高,能像外交人员一样到处活动。商业的发展对旧有制度的冲突也是巨大的。其中最为突出的便为土地成为了商品。晋悼公时期的魏绛劝悼公与北戎谈和的建议中就一条是“戎狄荐居,贵货易土,土可贾焉。”。到三家分晋之际,则又出现了私人间的封地交易。

货币

晋国使用的货币主要为海贝和布。贝的单位为“朋”,一般要十枚贝为一朋。由于贝产于海滨,处于内地原晋国并不易获得,随着经济的发展,货币的流通量也增多,海贝已经供应不足了。于是改用骨或玉仿制成贝的形状。另一种布币实际就是种名叫铲的农具,西周时又称之为钱或镈,布即是镈字的假借。

晋国的相关人物

  • 晋惠公晋惠公

    晋惠公,名夷吾。献公子。初出奔至狄,后至梁。前651年,由秦、齐帮助回国即位。旋背秦。四年,晋粮歉收,乞籴于秦。次年,秦粮歉收,向晋请籴,不许。前645年,秦伐晋,战于韩原,被俘。由于其姊[更多]

  • 晋襄公晋襄公

    晋襄公简介晋襄公晋襄公,名欢。文公子。前628年即位。同年秦穆公发兵袭郑灭滑。次年,击败秦归师于殽,俘秦孟明视等三将。前625年,秦伐晋。次年,秦再伐晋取王官。前623年,晋伐[更多]

  • 晋哀侯晋哀侯

    晋哀侯,名光。鄂侯子。前728年,其父鄂侯死,曲沃庄伯又兴兵伐晋,周平王使虢公击庄伯使其退保曲沃,得以即位。[更多]

  • 晋穆侯晋穆侯

    晋穆侯简介晋穆侯晋穆侯,姓姬,名费王。唐叔虞远孙。是西周诸侯国晋国的第九任统治者,在位27年,于前785年去世。穆侯四年,取齐女姜氏为夫人。七年,伐条。生太子仇。十年,伐千亩,有功[更多]

  • 豫让豫让

    豫让本来仕事于范氏及中行氏,但一直不太出名。后来转去智伯门下任职,智伯很看重和宠爱他。后来晋阳之战起,智伯讨伐赵襄子,赵襄子联合韩康子与魏桓子(后来的韩国与魏国)灭掉智伯,将智伯的土地[更多]

  • 晋文公晋文公

    晋文公(前697年-前628年),姬姓,晋氏,名重(chóng)耳,晋献公之子,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晋国国君,在位九年,在赵衰(赵国先祖)、狐偃、贾佗、先轸、魏武子(魏国先祖)、介之推等人的辅佐下,成为春秋五霸之[更多]

晋国的故事

更多 >>
  • 晋阳之战晋阳之战

    晋阳之战,发生于周贞定王十四年(前455年),晋国四大世族大夫,智伯瑶(知伯瑶)、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之间的一场战争,又称三家灭知、三家灭智。最后智伯瑶被后三者围剿而死。[更多]

  • 假途灭虢之战假途灭虢之战

    春秋中期晋国借道虞国,先后攻灭虢、虞两国的战争。周惠王十九年(公元前658年),晋献公欲灭虞(在今山西平陆北)、虢(在今河南三门峡和山西平陆一带)两国,虑其互救,派荀息向虞借道攻虢。虞公[更多]

  • 豫让行刺豫让行刺

    豫让,春秋时期晋国人。他曾经侍奉过晋国的权臣范氏和中行氏,都没有被重用,于是他又投靠晋国的另一位权臣智瑶。智瑶很赏识他,给他很高的礼遇。后来智瑶被赵襄子所杀。[更多]

  • 赵氏孤儿赵氏孤儿

    春秋时代,晋国的大臣赵盾辅佐晋襄公,使国家越来越富强。襄公死后,他的儿子晋灵公继位,他荒淫无道,残害人民。赵盾多次劝谏,灵公不但不听,反而怀恨在心,赵盾实在没办法只好逃离晋国。[更多]

  • 重耳流亡重耳流亡

    晋文公是春秋时期晋国的国君,姓姬,名重耳,晋献公的儿子,公元前636年到公元前628年在位。他和齐桓公齐名,为春秋五霸之一。晋献公有五个儿子,申生是太子,是晋献公所娶大戎族女子狐姬[更多]

晋国的解密

更多 >>
  • 聂政:史上最顾家的杀手聂政:史上最顾家的杀手

    根据 《史记·刺客列传》记载:“聂政者,轵深井里人。”聂政是郭解的老乡,也是轵地 (今河南省济源境内)人氏,深井相当于轵县的一个乡。豫让雕像聂政一生中最重要的业绩就是成功刺杀[更多]